枣祗
枣祗(音zhī),生卒年月不详,东汉末年颍川阳翟(今河南省禹州市)人。曾任东阿令、羽林监、屯田都尉、陈留太守等职。因他英年早逝,所以关于他的生平事迹,史书记载有限,但他所首倡的“屯田制”,却在中国社会的政治、经济和军事发展史上,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。

枣祗(音zhī),生卒年月不详,东汉末年颍川阳翟(今河南省州市)人。曾任东阿令、羽林监、屯田都尉、陈留太守等职。由于枣祗英年早逝,对于他的史料记载极其有限,然而他的贡献,对曹操集团却是十分巨大的,因为他倡导推行的屯田制,为曹操连年征战、马壮兵强提供了坚实的物质保障。

汉朝实行土地私有制,土地可以自由买卖,土地使用者向国家缴纳耕种税。然而经过百余年的发展,土地逐渐集中到大地主手中,地主势力极为强大,大部分农民沦为佃户,国家税收逐渐减少。到东汉末期,地主阶级剥削愈发残酷,长期不断的豪强兼并战争,使广大北方地区的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的破坏,农村到处都是“田无常主,民无常居”的局面。

我们先来看一下当时各路诸侯的窘境:

汉献帝在东迁洛阳途中,多次面临断炊的危险,随从的官员有时不得不以枣菜代粮。到洛阳后,算是安顿下来了,但下级官员还得跑到荒野中去采摘野菜。那些大大小小的军阀们,平时过着“讥则寇掠,饱则弃余”的生活。等到百姓都饿的快要死,实在无粮可抢的时候,他们的日子也就变的非常难过了。袁绍原拥有以粮食富足闻名的冀州,但军队仍常常需要以桑植为食。袁术在江淮,没有军粮,只好让士兵摸河蚌糊口。公孙瓒的部将田楷在青州,因与袁绍连战两年,粮食吃尽,互掠百姓,弄的野无青草。由于缺乏粮食,无敌而自溃的小军团更不可胜数。

挟天子以令诸侯

公元196年,曹操为迎汉献帝,兵发梁县,此时军队粮草已经不足,迎来献帝一行人马之后,更是捉襟见肘。《三国演义》在演义曹操迎献帝的时候,还为众人准备了丰盛的酒肉,我想当时就算真是如此,曹操的心也是在滴血的,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。现在的北方,饿殍遍地,土地荒芜,根本就没有充足稳定的粮食供应。也就是此时,枣祗毛遂自荐,直言可以解决粮食紧缺的问题,办法就是,施行屯田制

屯田制

关于屯田之法,古已有之,在汉景帝时期,晁错上《守边备塞疏》就主张过屯田自给,中兴开国的伏波将军马援也曾在陇西屯田,而徐州刺史陶谦也以陈登为典农校尉,专门负责屯田。但是屯田这种形式只限于边塞之地,主要是解决军粮供应的问题,并不能应对整个朝廷的巨大花销,毕竟国家课税才是朝廷收入的主体。所以曹操当时也是怀疑的。枣祗向曹操解释道:如今天下混战,民籍杂乱,战乱频繁更兼蝗旱灾害泛滥。大部分地方都有荒田,民户安定的田地不仅数量极少,赋税压力还很大。单以豫州为例,战乱以来百姓逃亡,十室九空几无产出,万顷之地无人耕种。而今战乱四起,各州流民无数,流民居无定所,又无法由官府授予官田,正是无路可走、无田可种的境遇。如果把荒田与流民都充分利用起来,改军屯为民屯,募集流民来种荒田,那便是一举两得,还能彻底解决粮食紧缺的问题。

曹操采纳了他的建议,并任命他为屯田都尉,全权负责屯田事宜。

枣祗在许昌,首先将荒芜的无主农田收归国家所有,把招募到的大批流民,按军队的编制编成组,由国家提供土地、种子、耕牛和农具,由他们开垦耕种,获得的收成,由国家和屯田的农民按比例分成。屯田实施的第一年,就“得谷百万斛”。

丰收

关于国家和农民的分成比例,也是经过一波三折之后,才最终确定的。最初大家一致主张按照计牛输谷,佃科以定施行’,‘大收不增谷,有水旱灾除’,这就是三十税一的田制,此外,租官牛的另出牛租;这就是主张仍照汉代民假官田的办法。就是按耕牛的数目来征收屯民粮食。这么收粮虽然易于计算,但是对征粮数目有了最高限制。丰收了不能多征,倘遇到水旱灾害则要减免,这样一来不仅会造成军民矛盾,也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屯田制的作用。

因此枣祗建议,干脆把田地分给屯民,按人授田,再按人征粮,收成国家与百姓对半分,这样旱涝保收,丰收时节还能再多征些,资源分配最为合理。曹操最终力排众议,采纳了枣祗的建议。

屯田制的实施,使长期遭受战争破坏的北方农业生产,在短期内得以恢复并稳定了下来。失去土地的农民又重新回到土地上来,许多荒芜的农田也被开垦,政府也积存了大量的粮食。“数年中所在积粟,仓禀皆满”(《三国志·魏书·任峻传》),使曹操征伐四方,无运粮之劳(《三国志·魏书·武帝纪》)。屯田制的实施,不仅为曹操解决了令人头疼的军粮问题,而且还为他争取了大量的人口,从而加快了曹操统一北方的进程。

枣祗的首倡和发展的屯田制,是在东汉末年豪强地主势力急剧膨胀的历史条件下,封建国家同豪强地主争夺对无地流民的控制权,限制豪强地主无限度地夺取土地而采取的一种特殊制度。它不仅在当时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,而且为后世开创了一种大规模的寓兵于农、兵农合一的先例,为后来历代的封建统治阶级所不同程度地仿效,在中国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发展史上,都占有重要的地位。

枣祗不幸早死,后来曹操怀念其功绩,追赠他为郡太守,同时下令给他的儿子处中封爵,并祭祀枣祗。曹操在《加枣祗子处中爵并祀祗令》中说,大兴屯田的结果是“丰足军用,摧灭群逆,克定天下,以隆王室”,这是枣祗的功劳,是“不朽之事”。对枣祗的功绩给以充分的肯定。